“国家队”咪咕救市!中超版权5年75亿易主

12月14日,据《北京青年报》,中超公司已与中国移动咪咕就未来5个赛季中超联赛媒体版权合作一事达成原则性共识。

预计双方的合作将持续至2028年,价格预计为单季1.5亿元、5年总计7.5亿元。中超公司已就此事在股东大会上进行通报,合作细节尚待沟通。

这也意味着,新赛季中超新媒体版权价值几近翻倍。“国家队”出手救市,留给中国足球的时间变多了。

回顾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转播权交易史,在甲A十年,央视对于联赛的独家转播,推动了联赛的商业化发展进程,初步建立了联赛的市场化运行模式。

2004-2012年为中超版权的“自由交易”阶段。在此期间,中超联赛版权曾得到上海文广集团大手笔“买入”,也一度被央视“拉黑”,门户网站诸侯群雄割据。

自2013年起,中国体育产业蓬勃发展,恒大在中超和亚冠赛场的成功,让不少人开始重新审视职业足球。

中超联赛转播权亦正式进入卖方市场。特别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印发后,中超联赛版权价值呈数10倍增长,超越巅峰期的俄超、荷甲、葡超。

金元足球鼎盛时期,体奥动力以5年80亿及其后的10年110亿,掌握着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全媒体版权“合同”。一时间,乐视、PP体育、优酷、咪咕、腾讯、爱奇艺纷纷砸钱“上车”,握紧大赛版权。

2018年被誉为“手机看球元年”。在这一年,身为新媒体“国家队”生力军的咪咕,开始与PP体育联合运营中超、欧洲五大联赛、欧冠、亚冠等赛事IP,咪咕视频的体育版图构建逐渐成熟。

疫情期间,中超联赛版权市场经历了由卖方市场到买方市场的变迁,各大平台有了较为充分的选择空间与议价空间。在谈判桌上,互联网体育平台重新占据了主动权。

2021年,腾讯仅用2.4亿元,就“抄底”拿下中超三年全场次新媒体版权。(延伸阅读:非独家!腾讯2.4亿拿下中超版权,连中国电信都动心了)

从单赛季16亿元的高位下滑至最低7000万元,中超联赛版权价值几近“入冬”,这与中国现有的足球迷体量形成了鲜明反差。

与此同时,足球版权领域的新贵崭露头角。2022年,抖音以短视频合作方的身份携手中超,此后和央视达成合作,以10亿元拿下单届世界杯新媒体版权。

拐点在2023年到来。放开后,全国线下赛事火爆,市场情绪高昂。经历“金元足球”泡沫与三年赛会制,部分球迷形成了付费观赛习惯。

2023/24赛季中超联赛迎来了主客场制的回归,转播权行情开始明显看涨回升。腾讯、懂球帝、优酷等各大平台以免费或收费的形式对赛事进行了转播。

其中,腾讯、懂球帝均是在2021年提早布局,与中超公司签署了三年合同,优酷是从本赛季第21轮比赛开启的直播工作。

背后推动平台“加码”的核心原因,就是联赛版权的价值被持续重估,业内看好体育市场中长期的上涨趋势。

作为内容和流量入口,各平台冀望抢占制高点,争夺热门赛事IP资源,把顶级赛事版权投资作为争夺用户的重要武器。

在当前互联网不确定性高企的背景之下,中超作为讨论度、凝聚力、号召力排名前列的体育商业资产,在平台版权的配置之中的作用将会得到更大的体现。

谁能在收入增长和球迷粘性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谁就能在广告、会员和生态的竞争中占得先机。

在体育大生意看来,中国移动咪咕与中超联赛的合作模式,或许也将包括转播权、特许商品零售及品牌赞助权益等。

此前在咪咕以非独家的价格拿下CBA联赛独播版权之时,中国移动和咪咕咖啡分别成为了CBA官方合作伙伴及赞助商。

此外,咪咕作为CBA和排超的主流转播商,目前在“三大球”联赛中仅缺少中超这一块拼图。此次中超联赛版权回归新媒体“国家队”,让咪咕的体育版权布局位列互联网新媒体平台之首,央企承担兜底责任,联赛得以企稳。

12月13日,中超公司董事会通过了由公司大股东中国足协提名的新任公司董事长人选——杨旭确认接替中超公司原董事长刘军,出任公司第7任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杨旭现年50岁,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博士研究生学历,曾长期在体育总局系统内单位任职。

今年4月,在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党委书记兼副主席杜兆才被调查后,为确保足协工作正常运转,杨旭加入体育总局7人“工作组”进驻足协。

入选“工作组”时,杨旭的身份是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垒球协会主席、世界棒垒球联合会垒球亚洲区副主席。

今年10月,中国足协第十二届会员代表大会在京举行,选举产生新一届执委会和主席、副主席,杨旭当选中国足协副主席,分管职业联赛工作。

事实上,杨旭也是中国足协作为中超公司大股东提名的唯一新任公司董事长人选。

尽管世界棒垒球联合会的官网上仍显示有杨旭的个人介绍,但是作为体育总局指派的中超联赛“救火队长”,杨旭责无旁贷。

考虑到华润怡宝为中国国家队官方饮用水,华润万象还在今年与垒协建立了“体育服务+商业服务”战略合作,华润系品牌或许的确有望接棒中国平安,成为未来中超联赛冠名商。

后续,联赛反响及球迷讨论度如果进一步加强,则会强化赞助商预期,从而进一步推动联赛价值的回升。

作为中国体育的一张金名片,村超的公益属性,注定了重文旅、轻职业的模式,而非转播权、赞助体系搭建的思路。

中超联赛这份5年7.5亿的天价合同的金额公开后,不仅提振了职业体育的士气,也体现了中超联赛日益回升的商业价值,后者关乎俱乐部的分红。

回到2008赛季,中超俱乐部的平均分红是150万元、750箱啤酒和1台打印机。

2016赛季,体奥动力全额支付中超公司10亿元,各俱乐部年底分红也大幅提升,平均每家俱乐部分到了6000多万元。此后在2017赛季,中超平均分红达到7400万元的巅峰。

在新赛季,赞助费与版权费仍是各俱乐部的重要收入来源,另一方面则是版权的保护工作。

今年6月起,中超公司与B站关联公司的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在上海开庭审理。

9月的裁判文书显示,中超公司主张,B站通过信息网络以点播的形式向公众提供2021赛季中超联赛服务,侵犯中超公司对该赛事节目享有的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独占权利。B站采取多种措施诱导用户上传侵权视频,为侵权视频的提供及传播提供便利条件,应承担教唆侵权、帮助侵权的责任,且因该侵权行为呈现大批量、规模化、大比例的特点,系目的性极强的系统化的商业使用行为,形成了商业竞争上的规模化效应,构成独立的具有竞争法意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B站方面承担停止侵权、共同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对中超公司的主张,法院予以支持。

新《著作权法》及新《体育法》让联赛版权工作有法可依,维护了赛事相关权利人的权益,为赛事高效益发展提供了更为全面的法律保障,成为联赛走向更为健康和可持续道路的重要契机。

在中国移动咪咕官宣直播新赛季中超之前,不少球迷已开始惦记“主队进球送流量”等福利了。

事实上,在本赛季,移动已在新工体部署了5G双层网络、分布式MassiveMIMO(大规模密集型多输入多输出天线阵列)以及高密度赋型天线,最大限度满足球迷发朋友圈、群聊、视频等使用需求。

华为最近三年与久事体育合作推进上海申花主场——上海体育场的智慧化改造升级。双方依托ICT技术提升体育场馆运营效率和服务质量,强化上海申花的“主场优势”。

在体育场馆“数智化”升级领域,十年前,华为高密场馆解决方案已在德甲多特蒙德体育场得到应用。该方案能帮助为球场进行创收,比如基于位置的精准广告推送、电子优惠券促销、食品导购、彩票、与运营商合作开展分流业务等。球迷能够享受到更便捷的球场服务和更好的看球体验,俱乐部赞助商能更好地进行品牌宣传和精准广告营销。

中国电信围绕大型体育赛事服务保障,深入“村BA”、村超、成都大运会、杭州亚运会、国际羽联赛事现场,为赛事及广大观众提供平稳畅通的网络环境、智慧信息化服务及沉浸式观赛体验。

中国联通瞄上奥运衍生品大生意,在近期成为了龙墩墩全渠道特许零售商。自2022年冰墩墩火爆以来,联通近两年围绕这一IP进行了多项布局,其“顶流”红利仍然显著。

《懂球帝2023赛季中超大数据报告之现场观众篇》显示,2023赛季,中超全部240场比赛总上座人数达到了476.78万人次,场均上座人数则为19865人次,创下了疫情期以来的新高,多场焦点战球票热销。第23轮北京国安vs上海申花比赛涌入52500名球迷。

本赛季,青岛球迷已在自家主场实现了啤酒自由,但就联赛整体而言,球迷在比赛现场的娱乐与消费仍有较大的开发空间,远未到达天花板。

以超级碗为例,Verizon近期正在拉斯维加斯的忠诚体育场布设新的节点、无线设备、信号增强器等,以增强球场内外的移动互联。

据悉,在上届超级碗决赛的68000名观众当中,Verizon用户占到60%,使用了多达 47.8 TB的数据,这个数据量,相当于一个用户不间断观看高画质影片三年多。

如同李彦宏在回忆互联网寒冬时所言,是那些坚持挺过寒冬的人,成就了互联网发展的黄金十年。尽管距离“金元足球”时代的球市仍有一段距离,但当前的中国足球已然重拾升势。反赌扫黑后的行业冷静,超级玩家的减少,无论是行业内部的自我调整,还是市场外部的积极因素,都在推动中国足球向前迈进。

中超作为中国足球的晴雨表,球迷是联赛的根基。中超版权价值的提升以及主客场制的回归,为联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但也要看到,买方市场要求赛事方必须遵循平台需求来组织生产、调整结构,这倒逼中超联赛观赏性与球迷服务向更高层次提升。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