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勒斯夺冠的歌声里一定有马拉多纳

那不勒斯时隔33年重新夺得意甲冠军,对很多80后球迷来说,可能第一时间想起的都是那个叫迭戈马拉多纳的阿根廷人。

网上流传了一张图片很有意思,1986年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后紧接着就在1987年帮助那不勒斯夺得意甲联赛冠军。

时光荏苒,翻过中国人的3个12年轮回,梅西在2022年带领阿根廷重新夺得世界杯之后,那不勒斯在2023年也重温旧梦。

这个梦的时间有些久,久到很多人都从孩童走到中年,但足够甜美,让整个南部在烟花肆意中都是蜜糖的味道。

想想如果你是一位出生于1980年的那不勒斯人,那这43年的人生就是这一前一后的两次冠军的浓墨重彩。

当然梅西和马拉多纳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球员,但在漫长的足球历史里还能有一丝这样奇妙的缘分也足够令人向往神奇这件事情。

那不勒斯这个城市曾经有一个昵称叫:the Partenopei,翻译过来可能是叫:帕特诺佩。公元前7世纪,希腊人在经营了西西里岛足够长的时间之后,将目光投向了海的对面,他们在那里建造了这座叫帕特诺佩的城市,后来这座城市慢慢发展成了今天的那不勒斯。

希腊人喜欢用神话中的人物来命名现实中的城市,比如雅典。帕特诺佩这个名字也来源于古希腊伟大作家荷马他的作品《奥德赛》中的一个海妖的称呼,这群海妖美丽妖娆,善于用美妙的天籁歌声迷惑人的心智。

特洛伊战争英雄奥德修斯曾经和这群海妖交锋过,他既想听到她们美妙的歌声,又不想被迷惑心智触礁身亡。他把自己绑在了船的桅杆上,帕特诺佩引诱失败,羞愧难当,自杀化为海边的悬崖峭壁。

这可能缔造了那不勒斯这座城市初期的一些基因,经历冒险和面对诱惑是那不勒斯人永远的渴望,这和他们的的足球一样。在短暂的荣誉诱惑面前,奋力冒险,过把瘾就死,天堂和地狱时常穿行。

九十年代意甲的繁盛就像是帕特诺佩的美妙歌声,盛大的舞台,最好的球员,精彩的联赛,所有人似乎在经历一个黄金时代,但有些球队就像奥德修斯一样通过磨练穿越诱惑走向成功,但有些球队就沉沦在这历史的注脚里。

那不勒斯,拉齐奥,帕尔马,佛罗伦萨,倾倒在帕特诺佩歌声里的球队可能还不止他们。

对那不勒斯来说这次夺冠可能又是一次天堂的重生,但这次重生是否还会像30多年前一样迅速走向地狱,谁也无法预测。只是对所有的那不勒斯人来说,都希望在痛苦中的时间更短一些。

但丁在《神曲》里写到:“没有比在痛苦中想起快乐时光更大的悲伤了。”希望这种悲伤不会常驻那不勒斯人的心中,虽然有时候曾经在炼狱之旅中的记忆不可磨灭,但对于所有与那不勒斯有关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和意大利足球岁月生生不息的故事。

打开意大利的足球版图,那不勒斯像一颗孤星矗立在亚平宁南部,显得倔强且不屑一顾。

他面对中部的罗马,拉齐奥,北方的米兰双雄,尤文图斯,甚至还有佛罗伦萨,帕尔马。如果你问意大利这些球队如果都要选一个共同的死敌,非那不勒斯莫属。

马拉多纳和那不勒斯,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没有任何一个意大利球队比那不勒斯更适合马拉多纳。

离经叛道但又激情四溢,自由散漫但又天赋过人,那不勒斯的美好和马拉多纳的足球一样,看过一眼,夕死足矣。这些都是这个城市和这个人共同的标签。

英雄主义的美梦就是马拉多纳给予那不勒斯这个城市最好的礼物。一己之力,三年时间,从保级弱旅到第八,前三,冠军。

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一位大英雄驾着七彩祥云会来拯救那不勒斯?马拉多纳告诉你,就是他。而后,意大利杯,联盟杯,到再夺联赛冠军,马拉多纳完成了在这种城市的加冕典礼。

那不勒斯球队的主场原名圣保罗球场,这是基督教先知的名字,在西方世界类似神一样的人物最后败给了一个凡人。 2020年12月5日,那不勒斯市政府正式宣布,那不勒斯主场圣保罗球场更名为迭戈·阿曼多·马拉多纳球场。

这是在天堂的老马给那不勒斯人留下最大的一座丰碑。在这里马拉多纳来过,战斗过,胜利过。因为这些那不勒斯会永远成为足球历史上无法忽视的一座城市。

马拉多纳带来美好的同时也伴随着那不勒斯的诱惑和堕落,帕特诺佩歌声是无法绕开的魔咒。1991年4月,他因为嗑药被意大利足协停赛了15个月,停赛没多久,他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次扫毒行动中落网。

为了唱响这首优美的马拉多纳歌曲,那不勒斯已经默默许下了未来背负的痛苦,在马拉多纳走后,俱乐部只能依靠不断卖掉哪些优秀的球员来延缓痛苦,佐拉,卡纳瓦罗,费拉拉,卡博尼一个个从那不勒斯走向世人。

最后在仅仅离马拉多纳带领他们夺冠的8年,1997-98赛季他们在创造了整个赛季仅取得两胜以积14的羞耻纪录降级。那不勒斯用了8年的时间听完了帕特诺佩这一曲,他们最终没有像奥德修斯一样走出那片深海。而是一直沉沦,直到2004年以破产结束,留给球迷一座废墟。

2004年在新老板奥雷里奥-德-劳伦蒂斯的支持下,在这位影坛大佬的努力下,那不勒斯终于开始缓缓迈出新的步伐,他们用三年时间重回意甲,近十年七次进入前三,令人惊讶的稳定像极了当年在夺冠之前的桑普多利亚。

终于在拿了4个亚军之后,这个赛季在斯帕莱蒂的带领下,重回意甲冠军。那个夜晚对很多那不勒斯人来说是一次久别重逢,只是这重逢的时间整整过去了33年。灯火和烟花看起来要把整个城市点燃似乎都不够抵挡这三十多年期待的喷薄。

足球是那不勒斯超越宗教流连世俗的信仰,马拉多纳在三十多年前来到这里给那不勒斯人带来信仰的无上美好,这让他们的旅程从天堂般的意甲开始,然后被毫不留情地从炼狱般的乙级拖到地狱般的丙级。这就是那不勒斯在意大利足球时代的故事。不是辉煌的胜利,而是灾难性的衰落。

现在那不勒斯人重新开始在南部灼热,依然热烈,在极致的乐趣中堕落既然深深的刻在这个城市的骨子里,无法避开,那就紧紧的拥抱它。就像 埃莱娜·费兰特 在那部关于那不勒斯的巨著《那不勒斯故事四部曲》里写到:

“这个世界上的每样东西都生死未定,都充满了风险,那些不接受风险的人,那些不了解命运的人,在角落里日渐衰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刚上市订单破40000台,续航1200公里仅售14万多,还要啥比亚迪?

突发!华尔街大佬做空苹果,理由:华为Mate60 Pro 苹果市值蒸发1.3万亿

2018年巴乔中国行pp体育特约嘉宾 ,足球周刊·虎扑·懂球帝·今日头条·知乎推荐作者

小男孩拥有自己的将嘎开心的跑起来,网友:肉在身上没有一处是多余的 爷爷奶奶的梦中情孙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