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利物浦球迷助威竟唱盗版歌曲 那不勒斯出局安切洛蒂遭打脸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天,晚上气温还有8度,但却让人感到寒冷异常,一杯又一杯地喝着热咖啡,挤在拥挤媒体席中笔者仍旧无法停止颤抖。说来也奇怪,在空气中打字记录的双手并不觉得冷,只是浑身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抖动,不知道是海风使然还是神经过于紧绷使得肌肉紧张。明明是生死战,赛前的利物浦球迷冷静到不可思议,似乎他们知道结果必是“逢生”,被警察方阵护送进场的那不勒斯球迷才是“挑战死亡”的斗士,唱着歌挥着手臂走向看台。

  主队看台还是空荡荡的时候,那不勒斯的客队看台已经规规整整坐满了远道而来的球迷。比赛快开始时,利物浦球迷到得差不多了,突然一起开口唱起“我们已经征服欧洲We have conquered Europe ”的加油歌,这首加油的旋律正是来自于那不勒斯球迷的庆祝歌曲“突然有一天Un giorno allimprovviso”,身边的意大利记者们明显错愕了几秒,对面的那不勒斯球迷也疑惑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后才开始嘘“盗版”歌曲。

  而当那不勒斯球迷每每起头准备唱原版时,利物浦球迷总是恶趣味地在同一时间唱起同样地旋律,依靠人数将客场球迷的声音压制下去。在比赛中这首歌也多次被唱起,但仔细听风格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毕竟英国球迷唱加油歌更像是“喊口号”,但音乐细胞丰富的南欧球迷则是有旋律变换地歌唱。曲子换了一首又一首,每首配合的手臂挥舞方式,手势甚至人群摇摆方式都不一样。主场球迷看见了一时半会儿也学不去,只能用更大的声音喊口号,或者直接送上嘘声。

  平日里十分安静的安菲尔德似乎是知道对手球迷“十分能打”,便卯足了十二分力气给利物浦加油,一波波的加油歌声很少落下,再能唱的那不勒斯球迷也无法战胜人数的绝对劣势。

  场上的那不勒斯也没好到哪去,进攻端纵使偶有亮眼配合也无法把握住形成得分,防守端已经努力将每次防守做到完美,但一次失误便是对手的一剑封喉,毕竟利物浦也不需要更多1-0足矣,进球在35分钟才到来已经是那不勒斯防守勤勉的奖励。

  整场比赛的大多数时间里,利物浦都占据着上风,但偶尔那不勒斯组织起像样的进攻或是连续三五脚传球时,利物浦球迷的嘘声必定响起;场上若是有那不勒斯球迷受伤倒地,必定是刺耳嘘声送去“关爱”,伤员重回比赛时再送上更加大声刺耳的嘘声“欢迎”他;当裁判做出任何有利于那不勒斯的判罚,即使是再明显不过的界外球这种判罚都会被利物浦球迷狂嘘不止;甚至在中场和比赛结束的两次裁判退场时间,主看台的利物浦球迷十分夸张地嘘着裁判并叫嚷着“可耻shame on you”,以媒体席角度肉眼观察看来,本场裁判的判罚尺度并无大问题,引起利物浦球迷如此巨大的火气,实在是令人不解。

  比赛进行到最后场上又紧张起来,卡列洪错失良机时,客场看台区反应过度,发生了一些推挤,前排的一些球迷被后方球迷推倒在地,好在没有发生事故,球迷爬起来继续看球,安保人员也坐到了客场球迷中间尽力维持安全秩序,客场看台区的广播也时时响起,提醒球迷们注意安全。

  补时只有四分钟,利物浦球迷终于为裁判欢呼了一次,那边的那不勒斯教练组就不干了,助教动作夸张地质问第四官员。上周联赛利物浦刚体验过绝杀的滋味,当然不希望给对手也体味一遍,米利克和马内门前一边浪费一次机会,让比赛在一片人仰马翻中草草收场。利物浦球员和球迷在庆祝着踩线晋级,那不勒斯球员原地呆滞了一会儿,便纷纷走向客场球迷看台前,感谢他们从始至终的无条件支持。

  那不勒斯又一次在平分情况下不幸出局,似乎每次都是因为运气不佳,然而仔细分析起来都是实力不济。首个客场输给贝尔格莱德红星便埋下了之后所有的恶果,两次依靠阿兰与库里巴利的精彩发挥才从巴黎圣日耳曼手里艰难拿到两分,主场赢下利物浦,按照克洛普赛后的说法,那也纯粹是因为碰上利物浦难得梦游,也是因为那场不真实的比赛让那不勒斯有了本场有机会的幻想。

  更加惊人的事实是圣诞还没有到,在意甲联赛中那不勒斯虽然位居第二,但已落后榜首的尤文图斯8分之多 。在欧冠投入大量精力却失望而归,联赛又早早落后,本赛季似乎又将一无所获。英超各球队又觊觎队中几位大将多时,球队还有没有本钱留下他们,是马上需要思考的问题。这一场比赛的失利,仿佛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对球队之后的发展变动有着不容小觑的影响。

  很难说老谋深算的安切洛蒂是否早已算到了这一结局,虽然他此前放出的“一定晋级”的大话此刻十分打脸,但翻开他的职业生涯纪录全是响当当的名字,在铅华之后接手的那不勒斯,无论从资金还是人员配置来看,怎么排都是他带过最穷的俱乐部 ,他接手后也并无大刀阔斧的改变,不知这样再次“昂首出局”是否也是他改变中必要的一坏。

  只希望聪慧如他已经明白那不勒斯这家俱乐部的特殊之处:那不勒斯城中几百万那不勒斯人的精神支柱。那不勒斯城的最近两百年,用“底色悲凉”用来描述再合适不过了,因为一次不义之战,从欧洲最繁华先进城市到经济崩溃人口大规模外迁;好容易熬过战争的摧毁,却又被黑手党问题缠身。成立不到100年的那不勒斯队在这个环境里孕育而出,自然也带上了同样的色彩,几经沉沦涅,拼尽全力终究只能化悲凉为悲壮,永远无法漂洗底色。支持它的人们同样穷极一生在斗天命,但有球队作为精神支持,他们还可以高声唱着: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